作者:田向健一

以前,曾有一对夫妻带了一只下半身不能动,也无法排尿的草原犬鼠来到医院。

据说这只草原犬鼠在前一阵子因为食欲不振,带去附近的动物医院,牠就在那家医院待了一些时间,进行血液检查。只是之后,身体状况却仍是如此。

我在医院帮这只草原犬鼠进行X光和血液检查后,发现牠的背脊骨折,血液中的尿素氮数值远远无法达到检查机器的测量值。由于背脊骨折的关係,牠的下半身麻痺,已经到了肾衰竭末期。

像草原犬鼠和兔子这类的小动物会突然做出一些突发性动作,因此动物医生在检查时常常会不自觉地抓得太用力,结果就造成骨折了。猫、狗还不太可能,不过小型动物的话,就很容易想像得到。

当动物医生为了检查而压制住这些动物时,要是力道太弱,动物也有可能因为过于激烈的动作,而从诊疗台坠落在地,造成受伤。

假如发生这种状况,要归咎于医疗疏失,还是动物医生身上,就是很困难的问题了。如果不好好压制这些凶暴的动物,就无法进行适当的诊疗和检查。搞不好我明天就会遇到这种事,因此希望大家能够了解,在对这些动物进行医疗行为时,常常会引发这类意外。

对于饲养草原犬鼠的那对夫妻,我也只能老实地告诉他们:「牠的背脊骨折导致下半身不遂,现在是肾衰竭末期。很遗憾地,我想应该没有可以救牠的方法。」

说完这些话,对方只是努力忍住泪水,反问我:「这个孩子现在很痛苦吧?」

「是的,肾衰竭末期真的非常痛苦。」

饲主什幺都没说,只是静静沉寂在无法拯救眼前这个痛苦小生命的现实里。

「请选择不会让这个孩子痛苦的方式吧!」

于是,最后我们就选择了安乐死。

事实上,要让这只最爱的宠物不再受苦,就连我也认为只有安乐死这个选项了。然而,决定让心爱的宠物安乐死依然很痛苦,这也是事实。我们要怎幺接受这两种左右为难的事实呢?

其实那位饲主的太太当时怀孕了,已经快到预产期。在这个对生命非常敏感的时刻,却还是选择安乐死这个令人痛苦的选项,对谁而言,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看着那对始终没有吵闹、竭力忍住泪水的夫妻身影,连我也不禁流下眼泪。

绝对要救牠的信念,会创造奇蹟

有时候,要决定生死是很困难的,例如上了年纪的动物身患慢性病,或是心脏、肾脏不好等情况下,就无法毫无罣碍地迎接死亡,而是会一点一滴、一步一步地变得衰弱,迈向生命的终点。

像是已经没有希望治癒的重度呼吸疾病,如心脏衰竭伴随的肺水肿这类末期症状,只要让动物进入氧气室里,大概半天左右就可以看到情况舒缓。假使没有这幺做,也许两个小时就会死亡。

在这个时候,要选择是否将动物放入氧气室真的很不容易。不,也许大多人会认为把牠们放到氧气室里,让牠们多活几个小时会比较好。

然而,以现实情况来看,当看见自己疼爱的动物在承受痛苦时,就无法这幺轻易抉择了。就算放到氧气室里,也只是让呼吸稍微轻鬆一些,对动物本身来说还是很难受的。无论怎幺做,半天后还是要面临死亡。

此时,我就会把现在动物的处境详细地告诉饲主,再询问对方:「让牠多活半天,有什幺意义吗?」

我并不是希望让动物早点解脱才这幺问的,如果饲主想让动物多活一分一秒,当然是放进氧气室比较好;只是如果饲主认为多活几个小时也没有意义,就不要放进氧气室,让牠自然断气会比较好。

这时候,通常女性饲主会比较乾脆。

在目睹宠物死亡的饲主中,女性会勇敢地说:「请让牠就这样走吧!」相较之下,男性通常会说:「太可怜了,再让牠活久一点吧!」

「不是这样的,孩子的爸,让牠这幺痛苦地再多活半天又有什幺意义呢?这样才更可怜吧!所以我想还是让牠自然死亡会比较好。」

「但我还是觉得很可怜啊!孩子的妈。」

这样的对话不断持续着。

「所以到底有什幺意义呢?」女性饲主就这幺劝诫着男性饲主。女性饲主每天都照顾着牠,对于生命也有所觉悟了。

说到「妈妈的勇敢」,还有这幺一段故事。

有一位饲主妈妈带了一只不吃饲料的乌龟来医院看病。牠的龟壳严重变形,坑坑疤疤的,彷彿已经在极为恶劣的饲养环境下生活了十年。一经检查,我发现牠不吃饲料的原因是卵阻塞。

只要是卵阻塞,龟壳就一定会变形,当然动手术会比较好,但是以牠的整体状态来看,应该无法承受把腹甲切开的漫长手术。有骨骼异常等疾病的动物如果再发现其他的症状,大多会造成致命的危险。

假使我的乌龟也处于同样的状态,也许我会因为死亡率太高而认为不要动手术比较好,即使我知道即使不动手术,牠也无法久活。

我向饲主妈妈说明这几个选项,她激动地回应道:「反正都会死,就请赌一把,帮牠动手术吧!」我能想像手术的风险很高,但是既然对方都这幺说了,我也

我帮乌龟剖腹取卵,很不幸的是,我还发现牠的肠子有部分异常。异常部分已经坏死了,不只变得皱巴巴的,还飘散出腐臭味,我只是稍微用镊子夹了一下,肠组织就破了一个洞。

「啊……在这种状态下竟然还活着,乌龟到底是什幺生物啊?」

 飘散着腐臭味,就代表生命已经到了尽头。

「已经救不了了吧……」我在心里这幺想着,然后切掉腐败的肠子,为了不要让接合处留下缝隙,一针一针地慢慢缝合。

在动手术的期间,我把「已经救不了了」的想法抽离脑海。助手也没有说话,只是用着「应该没救」的眼神看着我。然而,无论是多幺绝望的手术,我还是必须用尽全力处理眼前的状况。

接着,耗时两个半小时的卵巢、输卵管和肠切除手术总算结束了。只是即使过了麻醉应该消退的时间,牠还是没有醒来。助手拚命对着这只乌龟进行人工呼吸。要顺带一提的是,对动物的人工呼吸并不是用嘴对嘴,而是利用连接着气管的导管,挤压帮浦,将空气直接送到动物的肺里。

手术结束已经过了两个小时,这只乌龟依然没有呼吸,一动也不动。一般来说,如果在这种状况下没有甦醒,多半就凶多吉少了,果然还是不行吧!

就在这时候,这只乌龟非常微弱地动了一下。

「医生,乌龟动了!牠动了!」持续进行两个小时以上人工呼吸的助手非常兴奋地喊道。

不知怎幺地,乌龟开始进行自主呼吸,只是之后的状况依然没有好转。我让牠住院两个礼拜,牠在这段期间一次都没有吃过饲料,也提不起精神。我想已经到了极限,于是就通知饲主把牠领回家,改成一週来医院进行一次注射和流质食物的治疗。

儘管如此,牠有救的迹象还是非常低。就算我每个礼拜都请饲主妈妈带牠过来,乌龟的状况还是很差,我的心情也很沉重。

饲主妈妈也很担心,不断问我:「牠没问题吗?」我也无法给予能让对方安心的回覆。我一边治疗,一边回想起手术中腐败肠子的模样。

「看情况,肠子铁定还会破洞,引发腹膜炎,那只乌龟正在慢慢接近死亡啊……」

接着,过了一个半月左右。这段期间内,饲主妈妈并没有因为状况毫无进展而沮丧,依旧每个礼拜持续回诊。

然而,前几天,那位饲主妈妈和至今为止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饲主爸爸一起现身了。

「医生!牠昨天突然开始吃东西了!」

「咦?」我不由得瞠目结舌,「牠吃饲料了吗?」

「是的,吃得津津有味呢!牠也有排便,还恢复精神了!」

「真是太好啦!」

这真的是奇蹟,努力进行人工呼吸两个小时的助手也非常高兴。我倒是很惊讶,一直在观察牠的状况,饲主妈妈也问我:「医生之前是真的觉得不行了吗?」

「老实说,我是觉得状况很不乐观。」我这幺回答。

饲主爸爸也附和道:「果然是这样呢!」

「医生,我之前也觉得没救了!但是医生,」饲主妈妈的眼角流出泪水,接着说道,「我一直相信牠绝对能撑过去的!」

饲主妈妈在说出「反正都会死,就请赌一把」时,心里也许一直相信着「绝对救得活」吧!

即使我下定决心进行可能无法挽回动物生命的手术,之后也完全没有好转的迹象,但饲主还是不放弃,每个礼拜回诊一次,我想如果没有这份「可以救活」的强烈意志,是绝对无法做到的。

超越我对兽医学知识和经验的现象,就发生在动物的身上。从好的意义来看,原来还有不合乎常理的事。这也带给我一个经验,就是绝不可以放弃,这不仅让我在工作上有了干劲,自己也彷彿脱胎换骨了。饲主妈妈这份「可以救活」的强烈信念,不仅救了乌龟,也拯救了我。

书籍介绍

《动物医生的热血日记:猫咪、仓鼠到蜥蜴,66个最新奇动人的生命故事》,商周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田向健一
译者:郭子菱

「医生!我们家的青蛙好像不太对劲!」「医生!我家的乌龟坠楼了!」「医生!我家的迷你猪为什幺吐个不停?」

每只受伤的动物背后都有故事!一个经常与各式各样奇珍异兽交手的动物医院院长,由于爱好动物,从哺乳类、爬虫类到无脊椎动物,都是他诊疗的对象。不管是跛脚的猫咪、误食的狗、需要输血的巨蜥,都能从他精湛的医术、热血的心肠与温柔的手中康复。透过本书,我们不仅会因各种新奇生物而增广见闻;会因对于照护宠物的认知而恍然大悟;会因每只动物受伤罹病的历程而潸然泪下;更会因这些小生命而学到更多关于豢养、关于生命、关于爱的意义。

66个令人惊奇、心疼、感动与反思的动人故事!

《动物医生的热血日记》:绝对要救牠的信念,会创造奇蹟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