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生与死》生死因果存世间百年轮迴有谁还但求相守两相望一路漫漫赏风光----致所爱的人!!!!!

传统的华人孝道,讲究的是如何让人长寿,儘可能的延长其生命。

恰恰忽略了当事人最真实的意愿,只能在痛苦折磨中延长,苟且着生命,没有意义的活着。

先进的各种仪器,舒适的病床,反覆的痛苦,就是当事人每天面对的世界感受。或者是家人出于爱,不忍心,不捨得挚爱的人离去。但其实这让当事人更痛苦,爱的人更辛苦。

以下就是一位医师在职场多年,所见到许多老人家在最后一哩路上,所经历的种种因家人不捨而承受的磨难,让他对此有感而发....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一位九十岁的老太太三度中风,无法行走,终日卧床,这半年来插着鼻胃管灌食,老太太前不久因肺炎住院两週,出院不到三天就又因发烧被送到急诊室,胸部 X 光片呈现肺炎,开始她最近 4 个月来的第 3 次入院。

第一次看到这位病人,只见她的双手被绑着,很激动一直要去扯鼻胃管,甚至连脚都扭动起来。老太太的儿子对我说,她在家里就是这样,一不小心,鼻胃管就会被扯掉,把手绑起来是不得已的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我试探性的问了这个儿子,「如果是您自己,您要这样插着鼻胃管, 然后被绑手吗?如果是我,当我吞不下,我就要死了, 我不要被插鼻胃管。」「总不能看着妈妈活活被饿死吧?」

儿子说:「最好不要插,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! 一个人不能吃,就没有营养,没有营养会死吔, 总不能看着妈妈活活被饿死吧? 医师,没有鼻胃管,怎幺可以呢?」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结果,这个病人住院三天中自拔二次鼻胃管,就在第二次自拔管路当下,我刚好走进病房,我说:「鼻胃管不见了!」,

只见媳妇冷眼的对着外籍看护说:「妳是怎幺顾的?」,可怜的看护说:「我就要翻身,才鬆绑,她就自拔了。」好令人心酸的场景,但这样的场景、类似的对话,每日不断地在台湾各地上演着,这是一个讲究孝顺的国度吗?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当一个人退化时,连吞嚥都是困难当一个人退化到吞嚥有困难时,液体(水)是最容易呛到的,当情况退化更严重,口水也会呛到,而口水二十四小时都在分泌,如何去防止病人呛到?

这已经不是鼻胃管或经皮胃造瘻所能预防的,因此即便有了鼻胃管或胃造瘻,吸入性肺炎还是无法避免。这就是这类病人会反覆肺炎入院的原因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「我又没有做坏事,为什幺把我绑起来?」如果病人是暂时无法经口进食,短暂的使用鼻胃管灌食是可行的,但如果是退化中的老人,那就得仔细想一想,如果病人自己愿意插管,那没话说,如果他(她)不愿意, 我们怎幺可以强迫他们被插管,甚至将他们的手绑起来呢?

在加护病房里,曾经有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先生向我哭诉:「医师,我又没有做坏事,为什幺把我绑起来?」被插鼻胃管的病人吃下的食物,没有经过味蕾的品嚐,无法感受到食物的酸甜苦辣,他们常说:「医师,我都没吃。」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尊重生活品质与生命尊严的国家,退化的老人不会被插鼻胃管,照顾者会细心地、慢慢地进行餵食,如果真的不行了,不会强迫灌食,然后老人就顺着生命自然的轨道,离开人间,展开另一段灵性之旅。

国外花很多钱在预防,台湾花很多的钱在抢救...欧洲有一个国家花了二十年的时间去扭转该国插鼻胃管、或临终打点滴的习惯,他们主张──「无久病卧床的老人!」。

芬兰的国家政策是希望国人死前二个礼拜才卧床,国家花了很多钱在做预防保健,在做预防骨质疏鬆、预防跌倒,期望其国人有健康的老人生活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台湾刚好相反,花了很多的钱在已经倒地的病人身上。在欧美澳等国,他们不会为无法自然进食的卧床老人插鼻胃管,或採取经肠道营养等延命措施,他们认为,人终有一死,如果让老人家这样延长死亡的时间,反而让其人权与尊严受损,是伦理不容的坏事。

老天让我们生下来,老天也给了我们很好的退场机制。当人老到不能吃、病到不能吃,此时身体呈现相对脱水状态,脑内吗啡的生成量会增加;心、肺衰竭,二氧化碳无法排出,这也会造成所谓的二氧化碳昏迷;肝衰竭时,阿摩尼亚的代谢出问题,会产生肝性脑昏迷;

这些都能让人们可以较舒服地离开人世间,这是老天的恩赐,只是现在的医疗却忘了老天给我们人类最好的退场机制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天下杂誌曾经与 393 公民平台合作,调查台湾临终前的医疗现况,结果发现许多「另类的台湾第一」,无效医疗非常的氾滥。

台湾有超过5成的医师,为了避免医疗纠纷而实施无效医疗。什幺叫「无效医疗」?也就是这个医疗再也没有办法,达到医疗 「增进病人健康或减少伤害」的目的。 无效的医疗分「质的无效」与「量的无效」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「质的无效」是再继续处置下去,病人仍然处在一种无意识状态,或是再继续处置下去,病人仍然会死亡,这是所谓「质的无效」。

「量的无效」是假设过去的案例有 100 个,我们用这个方式继续救治,病人仍然会死,这就是所谓「量的无效」。

事实上,台湾加护病房的密度全世界第一,这并不是台湾人的骄傲,台湾很多人要死之前,会被送到加护病房走一遭,这是非常突兀的事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台湾长期依靠呼吸器维生人数是美国的 5.8 倍,美国的人口数是我们的十几倍,可是我们呼吸器依赖的人数竟然这幺多,这令我非常忧心。

人活着不只是为了维持一口气,能感受生命的美好...现代的社会,孩子生的少,年轻人生活压力很大,试想,一对中年夫妻,当他们面对双方家长的老病,以及自己所要抚养的子女所要付的房贷,如果财力不够雄厚,你叫他们如何过活?

台湾的健保给付无效益的医疗,这助长了许多的老人被现代化的医疗无情的残害。在台湾,您可以见到许多的卧床老人,全身挛缩、多处压伤,插着鼻胃管、气切管、导尿管,甚至意识昏迷还在使用呼吸器、还在洗肾的癌末病人…。这些对外国人而言,简直是无法理解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亚里布维曾说:「生命的意义不在于时间的长短,而在思想行动力的衡量。」

人活着不只是为了维持一口气,能感受生命的美好才是真正的活着。放下心中的执念,让生命回归正常的轨道,不做生命的延毕生,人生大戏才精彩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真正的爱是「给爱的人没烦恼,被爱的人没痛苦」;孝顺两个字,「顺」没做到,怎能说是孝顺?因此,如果老人家不愿意被插鼻胃管,那就顺他的意思吧!

没有鼻胃管,当然可以,因为没有一个人带着鼻胃管来到人世间。我是医师,我向大众宣誓,我不要被插鼻胃管,我要美美地死去;期待十年后的台湾没有被捆绑的老人, 我衷心的期盼。

一位加护病房医师的告白:我是医师,时候到了,我也绝不要被插鼻

生是偶然,死是必然。有尊严的死是为了更好的爱自己所爱的人。无意义的死只能是拖累他人。

再苦再难也要坚强的活着,因为来到世上一遭不容易。不过有尊严的死,只是为了给人生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。从此,能够安详进入极乐之地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